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现实是脸,想象是粉

Imagination is Powder

 
 
 

日志

 
 

唱自己的歌  

2007-05-25 23:5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实话,之前我从未听过胡德夫,以至于冒雨来到讲堂门口时还问陈默“这是什么风格”。
然后,看见满场的人,许多熟悉的面孔,深红、烟火、著名票贩老崔、胡续冬、万晓利、史航?(据说还有李宗盛)……直到此时,我仍然对我即将听到的声音一无所知。
7点半,一个穿着卑南族服装的小伙子出台,用不知名的语言,长啸,声音中气十足,振聋发聩。
接着,胡德夫来到钢琴前,弹唱《匆匆》。我惊呆了,这是我从未听过的音乐,根源布鲁斯与原住民音乐的完美融合,质朴、直接的歌词气象万千,老人的嗓音中有万马奔腾,有柔情似水,简单得无比复杂,有如岁月。
我直着身子,大气都不敢喘,一种类似于膜拜的情绪贯穿在聆听的过程中,那些意象,亘古未变,祖宗、母亲、海洋、麦田、风、离家远行的年轻人……音乐,回到了它该在的地方,把我们带去该在的地方。
《野火乐集》的年轻人们,借助了许多现代的音乐语言,来叙述现代化的情感,但骨子里,还是那种边缘他者的心态,岛民中的岛民,少数中的少数,这便是他们所唱的,然而,却比唱海与风的胡德夫浅薄了不少。
全场起立,返场,鼓掌,跳舞,如有神。那些歌者,他们的笑容如此自然而然,充满了阳光和海风的味道,他们是真的懂音乐的人,真正懂得音,乐的人。
以前我不知道我错过了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可你们还不知道。
 
唱自己的歌 - 陈楸帆 - 现实是脸,想象是粉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