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现实是脸,想象是粉

Imagination is Powder

 
 
 

日志

 
 

《玫瑰骑士》与社会学  

2008-10-06 22:1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anfan

 

感谢奥迪公司,让我在21世纪次贷危机经济衰退的乱世中,还有机会欣赏这样一部古典主义的爱情歌剧。

 

1910年走进剧院欣赏《玫瑰骑士》的观众也许还对剧情保留着一点基本的好奇,今天的则大概完全不必了。传统上,歌剧的重心一向在于歌而不是剧,尤其是这种莫扎特式“听歌”剧,剧情一概不是重点。而施特劳斯本人在与霍尔曼斯塔夫的漫长合作中一直毫不迟疑地表现出对这位“剧本制造商”的工作的轻视。事实上即使是在歌剧这个范围中《玫瑰骑士》的剧情也简单得可以:三角恋爱,丑闻,闹剧,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从一个社会学小青年的角度来说,这正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故事——状似脑残,但是以人民群众(当时的欧洲人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印证了死社会学家们的各种基本假设,让我们这些聚集在专业大旗下的小朋友们得以披着学术的外衣进行业内严肃娱乐活动。

 

在社会学小青年看来,在社会这个大环境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承担着社会交给我们的社会角色。比如根据戈夫曼的拟剧论,生活就是一个大舞台,我们在前台扮演,在后台卸装。我们的行为并非虚假,但必然切合我们的身份地位、所处情景和相应的行为模式。而当生活被搬上舞台时,我们看到的其实是“戏中戏”——剧中的每个角色又承担着社会对于其在生活中对应的角色的要求。小黑奴突然走进元帅夫人的卧室送早餐,情人奥克塔维安就得躲到床下——这点大家都很容易理解,偷情为社会所不容不是么。然而接下来的剧情中,夫人感叹“我的男仆,他们都是好孩子,帮我拦住了来人”——这表明其实众仆“知道”某些事,而夫人也“知道”他们“知道某些事”,结论是双方达成默契——这点在后面的一组人物互动中得到充分印证:扮成女仆的奥克塔维安被奥克斯男爵所纠缠,夫人上前解围,“小女仆”在背后向管家摊手作无奈状,管家回应了一个同情的耸肩。那么之前奥克塔维安为什么不能正大光明地面对小黑奴呢?这就是社会预先规定的角色规范发生了作用。玛丽特雷泽元帅夫人的公开角色“不允许”她有情人,而众仆的角色一方面被要求保持对主人的忠诚,另一方面还需要遵守更为广泛的社会规范——道德。于是在这场小活剧中,大家该装无辜的装无辜,该扮无知的扮无知,角色间的互动得以“正常”地持续下去。

 

于是现在我们已经开始提到社会规范的作用了。摆在社会学的案板上待宰的《玫瑰骑士》戏剧部分,作为一个简单直率的喜剧故事,所能教育大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社会要你干啥你就干啥,要是不干啥,社会就要对你干点啥。这就是所谓社会规范的彪悍力量。为什么奥克塔维安最终离开元帅夫人而爱上小索菲?对一个持社会实体论的社会学工作者(不是社会工作者)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个人的爱情抉择,而是特定社会规范下的典型行为,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让n个奥克塔维安来进行二选一,选择索菲的概率一定远大于百分之五十。年轻单纯的小女孩就一定比成熟妩媚的夫人更有吸引力么?并不见得。奥克塔维安在二人之间也颇作了一番徘徊,最后别人替他做出了选择:夫人以“追随你的心”为名将他推向索菲。(实际上夫人的行为也是内化规范后的必然,这点稍后再阐述。)让奥克塔维安在几句轻飘飘的劝说后彻底倒向索菲的,更应该是玛丽特雷泽一边的“难”与索菲一边的“易”。在与元帅夫人的爱情中,两人的关系虽然被不少知情人默认和容忍,但还是“为社会所不容”的——不合公众共同具有的道德规范,没有可能获得公共承认。在这段关系中两人所遭受的压力在第一幕中被戏剧化地渲染出来:奥克塔反复质疑夫人的爱情,两人谈论元帅——玛丽特雷泽名义上的丈夫,以及他人打扰时的慌乱和躲藏。而小女孩索菲这一边,虽有父亲的反对,以及索菲与男爵的婚约,但最关键的一点,索菲在法律上仍然未婚,两人的爱情一时遭到众人道德上的谴责但还有拨转的余地。最终男爵的声名扫地为两人的结合在道德和法律上都扫清了道路。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有的人利用规范达成目的,有的人服从规范重归正道,有的人冒犯规范遭到制裁的故事,非常的迎合社会主流和富有教育意义。

 

最后,关于玛丽特雷泽这个人物在全剧中的特殊位置,施特劳斯和霍尔曼斯塔夫一致认为,《玫瑰骑士》的重点不在于奥克塔维安,不在于奥克斯,甚至也不在于索菲,而在于元帅夫人玛莎琳(玛丽特雷泽)。看完全剧之后,我们会发现作者以一个游离于主线之外(在戏剧冲突最多的第二幕中根本没有出现)的人物作为叙事重心真是一个赤裸裸的商业行为……很明显《玫瑰骑士》的脑残剧情没有多少打动人心的力量,甚至施特劳斯技艺纯熟的音乐也并不是那么深刻,那么该剧要用什么来给观众的小心灵打下烙印呢?作者巧妙地安排了一个贵族女性矜持、哀伤、富有牺牲意味的背影作为全剧的终结。在奥克塔维安、索菲和奥克斯男爵的三角小闹剧之外,玛丽特雷泽的行为表现出了一种更能被众人欣赏的高尚和优美——这是一般正常人的说法。社会学小青年认为,玛丽特雷泽在整个戏剧故事中完整地经历了社会化失败/越轨——受到社会规范的压力——再社会化——承担社会期望并主动推行社会规范的过程。她的故事的核心在于再社会化,即违背规范之后又重新习得社会价值和规范,并且完全内化了这些内容,自觉自愿地将它们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这是一场社会对个人的伟大胜利……那么为什么观众会被这场胜利所打动?因为人民群众很可能内化了相似的价值和规范,于是很乐意看到不合这些框框的人被打压,更乐意看到他们做浪子回头状,自己好说一声,小样,还是学乖了吧。然而如果直接告诉大家,玛丽特雷泽败给社会了,好像又嫌冷酷了一点。于是作者将她牺牲的对象偷换成爱情,使故事看起来更美,也让观众们在感情上更加舒适。这就是玛丽特雷泽一角展现给广大人民的魅力。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